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 商業 > 在線教育正在“大開殺戒”
在線教育正在“大開殺戒”

撰文 | 伊一
編輯 | 楊博丞

在線教育的火勢可能燒不起來了。

據36kr消息稱,高途課堂裁員30%,信息流業務、直播業務全部關停的消息。

隨即,高途課堂作出迴應:“小早啓蒙主要是針對3~8歲兒童開展相關的啓蒙服務。根據將於6月1日正式實施的《未成年人保護法》第33條,幼兒園、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對學齡前未成年人進行小學課程教育。因此,公司決定停止小早啓蒙面向3-6歲兒童的招生工作,並據此對組織架構和人員進行調整。”

據《晚點 LatePost》消息稱,小早啓蒙立項半年多,正價生不足兩萬人,但員工人數已經上千。一位小早啓蒙人士表示,內部一直沒跑通低價課轉長期付費課的鏈路,轉化率僅有 6%-7%,低於行業平均水平。

持續投入看不到效果,集團也不願再繼續輸血。陳向東在溝通會上提到,公司內部的浪費 “匪夷所思,觸目驚心,令人髮指”,接下來要對成本和費用極度控制。

在上千名小早員工中,80% 左右的員工將被裁員或者轉崗去中小學、成人業務,剩下員工維持已開課程運轉。不過,一些員工對內部轉崗並不抱希望,因為其他業務也將面臨裁員。

高途教育裁員的消息只是近期在線教育行業現象的冰山一角,被資本捧殺的在線教育虛火不止的問題一直都在,近期開始逐漸爆發。

從野蠻生長到虛火漸熄

在線教育的野蠻生長始於疫情之下。

2020年初,因受疫情影響,學校停課所有教學被迫轉移到線上,而這正是在線教育企業不斷擴張發力的起點。作業幫、猿輔導、掌門一對一等在線教育平台推出了免費課程,幫助學生彌補因疫情無法到學校上課,又需要課外輔導的空缺。

投資人自然不會放棄疫情所帶來的機會,他們不斷地扎到這條賽道中投資在線教育,這也使得作業幫、猿輔導等在線教育機構頻頻拿到融資。而在高額融資背後卻是教育機構低價獲客和鉅額虧損。

一位艾媒諮詢分析師認為,如何實現長期的發展,留存疫情期間新增用户,將會是在線教育企業接下來需要面臨的考驗。

除了作業幫、猿輔導、高途等頭部在線教育機構,互聯網科技大廠在自己的流量優勢上也不會放過教育市場的蛋糕——阿里、騰訊、字節跳動等公司紛紛入局在教育行業。

其中,字節跳動在英語、K12、知識付費、高等教育、教育信息化和教育硬件方面通過收購和自我孵化頻頻佈局,其英語與K12成為其重點佈局領域。上線“學浪”、“清北小班”兩款教育APP,收購數理思維產品“你拍一”。

而騰訊的對外投資部門騰訊產業共贏基金在教育領域的投資事件共有34起,投資總額達117.1億人民幣。在K12、素質教育、學前教育、教育信息化、留學考試等多個細分賽道。

一時間,在線教育這條賽道內充滿了投機者。

經歷了2020年的疫情,作為三年級孩子家長的Jenny談道,更習慣了孩子在線上課,節省了路上的時間成本,也降低了投資風險。在為孩子選擇輔導機構時,她也更傾向於給孩子選擇線上課程。

據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16年起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逐年擴大,但增速有所放緩。結合在線教育的行業增長規律以及2020年的疫情影響看,艾媒諮詢分析師預測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增速約為9.61%,市場規模達到4538億元。

2020年全年,我們在綜藝節目、公交站牌以及網劇中隨處可見在線教育機構的廣告投放,春晚廣告被大屏教育公司佔據。在資本的追捧下,廣告廝殺中,在線教育的虛火越燒越旺,家長們焦慮值不斷上升,引發的學生身心問題越來越多。就在此時,國家監管部門亮出了殺手鐗。

一位教育行業從業者透露 ,即將出台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新條款將對英語賽道影響最大,其次是數學賽道。除了高途的小早啓蒙,類似賽道業務的還有好未來旗下 “小猴啓蒙”、字節跳動旗下 “瓜瓜龍啓蒙”、猿輔導旗下”斑馬啓蒙“等。

就在前幾天,作業幫被爆暫停上市、字節教育旗下教育板塊架構調整、正在籌備上市的VIPKID也傳出了裁員和關停部分業務的消息。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曾在5月27日下午向媒體表示,“雖然最近有傳言説,我國將出台更加嚴厲的治理校外培訓機構的措施,其中就包括禁止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科教育培訓機構上市,但是現在還沒有出台具體規定。而按照之前的有關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的規定,K12教育階段的教育機構是可以上市的,因此這些機構現在在運作上市,他還是按照之前的這個規定來進行,所以説不存在什麼問題。”

裁員風波四起

擴張與收縮似乎一直伴隨着在線教育行業。

從2020年疫情以來,公司倒閉、規模收縮、裁員降薪等話題便不斷被談起,似乎大家已經習慣了經濟大環境所致引發的社會問題。但風口正旺的在線教育機構裁員再一次引發行業的關注。

5月17日,VIPKID也被媒體爆出裁員的消息,又一次讓員工猝不及防。

談起裁員,前年加入VIPKID的曹偉(化名)至今耿耿於懷。“當初加入VIPKID就是覺得平台有發展潛力,想隨着公司的發展,自己也能獲得成長,但是在2020年的過年前後,我經歷了第一次裁員,當時部門的同事只要被HR約談,基本都後來離職了,如果HR沒有找你,小組長也沒有轉達HR的裁員消息,就代表着你留下來了。”

但令曹偉沒想到的是,本以為裁員已過,然而僅3個月之後,新的裁員傳聞便開始了。

“我不知道具體什麼時間,裁員會輪到我的頭上,但是我觀察到的是,公司的技術部門的員工少了很多,比如之前我因為電腦的問題,找過的一個技術部的同事,現在已經不在了。”

據瞭解,作業幫於5月26日也暫停了輔導、銷售崗位的人員招聘。據一位作業幫員工透露,最近內部説的最多的三個字,是“活下去”。

產品線佈局零散、擴張後經營不善、師資力量不過關、售後服務跟不上、行業競爭加劇、造血艱難、教育行業的不健康等現象是多數教育機構面臨的問題。

而當這些問題積攢到一定程度集中爆發之時,除了公司資金方便的問題之外,首當其中的便是員工的崗位不保,丟工作成為必然結果。

軟硬件火力全開,誰會成為下一個贏家?

在線教育的獲客成本越來越高,各家機構在內容端的廝殺過後,又把目光轉向了硬件。

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推出的大力燈陪伴孩子寫作業、解答問題等功能迅速引起了行業的注意。智能硬件成為新的流量入口。

作業幫喵喵機、好未來智能燈,以及猿輔導智能寫字板,無疑大家同時看準了這條賽道的未來趨勢——通過捆綁課程,建立屬於自己的智能生態鏈。

互聯網公司也耐不住寂寞。科大訊飛推出了X1Pro學習機;小米推出了AI英語學習機“小愛老師”;網易有道推出了翻譯機和詞典筆,大疆推出了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RoboMasterS1……

殊不知,當這些頭部公司越做越大,各部門之間相互獨立,有着各自的業績競爭後,內容與硬件部門不一定完全打通。某智能硬件的銷售人員曾在展會上向顧客表示,他們的課程也是獨立採買,並不一定用本公司的課程。

如今,教育部的意見開始將政策轉向美育類課程,各機構也在上線音樂、美術的相關課程,能否為各公司力挽狂瀾,開疆拓土尚未可知,而在家長們依然看中升學和分數的大環境下,在線教育機構們又該怎麼走?

*肖嶽對本文亦有貢獻

Copyright © 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2361-237號